清明谒岳王庙记

向来听闻西湖旁有岳王庙,但种种原因,苏堤断桥已是游玩数次,却从未迈进岳王庙的门槛。赶上清明,难得无事,便前去拜谒。

从凤起路站下地铁,沿湖北侧向西。期间经过断桥,果然人声鼎沸、喧闹不堪,令人望而却步。以往游西湖,十分匆忙,今日细看地图,才发现前方有“西泠印社”,这几个字十分眼熟。想了半天,原来是初中时无心学习,整日看乱七八糟的小说,西泠印社便是《盗墓笔记》中男主店铺的所在。

约有三十分钟,就到了岳王庙门口。出乎意料,来的人并不是很多,与此时的断桥、苏堤相比,更是少的可怜。门前游客,叽叽喳喳,都在与庙门合影,人虽不多,也显得十分热闹。

在手机上买好二十五元的门票,便进了庙门。原以为清明的岳王庙,应是香火鼎盛,上前一瞧,那香炉却干净的一尘不染,想必是环保需要,以花代香,也算是新风尚了。

左右两殿,供着牛皋、张宪二员猛将。回想小时顽皮,半夜不眠,偷看小说,就有《说岳全传》。其中牛皋、张宪两位,事迹众多,也不知几分真、几分假。《说岳全传》中,牛皋与金兀术同归于尽,而张宪先前已与岳家父子一起遇害了。每每想来,只恨奸臣误国、昏君无能。

再往前,便是正殿,门上有“心昭天日”横匾,取自“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”。正殿之上,岳少保端坐中央,无比威严。大殿两侧,绘有岳飞事迹;名人题字,更是数不胜数。正在观览时,听见一位母亲训斥孩子:“你闹着要来,现在又不好好看!”,不禁莞尔。人年幼时,出游也好,读诗也罢,往往三分钟热度,并不知其中深意。待日后想起,方才有所感触。

出了大殿,向右有一庭园,两侧都是碑廊。入口处碑上有满江红词,是明代文徵明的书法。再向前去,更有乾隆皇帝的御笔。忽然想到,金兀术与弘历,也都算是女真一族。不知皇帝来杭州拜岳庙时作何感想。

穿过门洞,前方就是岳家父子的墓了。墓前,便是臭名昭著的秦桧、王氏、万俟卨、张俊四个奸人的铁像。铁像皆跪姿,神色戚戚,四周围有铁牢,还有“文明游览,请勿吐痰”字样,猜测是管理方的保护措施。来往的游客,对着铁像指指点点,不过未见有拳打脚踢者。仔细看介绍,才知道原先的铁像已于十年动乱中遗失,如今的铁像是重铸的。希望下次重铸时,能有“完颜构”像,毕竟奸臣昏君,难分高下,只是不知岳爷爷是否同意。再看墓前,鲜花簇簇,心中一暖。英雄永远为后人所纪念,坏人永远为后人所唾弃。

离开岳王庙,继续向西,发现此处离玉泉校区不远。几个月后,自己也要搬来玉泉了,只是不知那时,是否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。

时辰尚早,便乘 318 路南去,看看钱塘江大桥。钱塘江大桥是中国第一座现代化的桥梁,此时江水滔滔,铁桥巍然,好不壮观。但想起今日所见,心中却有些悲凉。当年,茅以升先生就是在这里,为了阻碍日军南下,亲手炸断了自己设计的大桥。

然而,一座断桥,又如何抵挡帝国主义的铁蹄!即使如岳飞般英勇善战,也敌不过奸臣昏君,终究含冤而死。再想想自己,上不能穷宇宙之奥,下不能平家国之恨,既无体魄,又乏知识,昏昏度日,一事无成,与岳将军、茅先生去之甚远。他们尚且无能为力,我又如何是好?

此处略去两百字。

清明谒岳王庙、观钱塘江大桥,有所感怀,以流水账记之,与诸君共勉。